您的位置:首页> 证券

中石油多高管落马后:内部频开会电话网络都加密

  • 发布时间:2021-01-09

 石油反腐路径溯源:如何堵住“体外循环”  尹一杰  蒋洁敏被立案调查让石油系统内部的气氛异常紧张,最为明显的特征是,在中石油集团数位高管先后落马后,中石油以及与案件关联密切的中石化下属公司的高管内部联系电话也被列为“限制性呼叫”。  “这两天频繁开会,系统内部的电话、网络都进行了加密,对外界传播的内容,公司在内部会议中强调,一切以中纪委披露的信息为准,不制造谣言,不传播谣言,稳定军心。”9月2日,石油系统内部一名知情人士在手机中对本报记者如此说道。  但即便如此,在短短一周时间内,中石油4位高管的先后“倒台”,以及前任“掌舵者”蒋洁敏的轰然落马都对整个中石油集团起到很大的震慑作用。  事实上,对于中纪委发布的有关蒋洁敏违纪的简短消息,外界对这起中国石油(7.82,-0.01, -0.13%)工业系统中有史以来最为严重的案件细节却知之甚少。但本报记者多方求证获悉,蒋洁敏以及王永春等人涉嫌的违纪案件并不仅局限于中石油一家公司的业务范围,作为“兄弟”单位,中石化下属关联炼厂的领导人也已配合案件调查。  “胜利油田是蒋洁敏的大本营,胜利油田开采的原油主要供应给金陵石化,但几个月前,金陵石化的高管也发生了人事变动。”中石化一名内部人士对本报记者说。  多名消息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在7-8月两个月间,石油系统内部有关这起腐败案件的传言就已不胫而走,“8月中旬,兼任中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院长的王道富的位置就已经被人火线接替了,所有这些变动都是在为最后的调查做铺垫”。  “体外循环”路径  蒋洁敏的落马似乎撕开了石油系统内部多年来利益输送“规则”的一道口子,在这个铜墙铁壁般的垄断行业,畸形的裙带关系则是滋生腐败案件的关键根源。  “石油行业和其他行业不同,由于国家对石油资源的控制,这是一个非常封闭的领域,如果存在利润输送,就只有一种可能,我们称之为‘体外循环’。”石油系统知情人士对本报记者说。  事实上,自原石油部解体,两大国有石油公司成立以来,中国的石油工业改革虽然小有成效,但其垄断格局始终未曾破除,而这也给诸多系统内高管提供了较大的灰色敛财空间。  多名系统内人士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虽然中纪委至今未公布中石油窝案细节,但“可以肯定的是,涉及的工程腐败,或者资源划拨都非单纯的个人行为,由于这个行业的运营资本比较大,背后会有一批隐秘的关联公司,而这些公司则通过体外循环模式渗透进了产业链的上下游”。  本报记者了解到,国有石油公司对下属公司皆实行垂直管理模式,对下属企业的资源、管道、仓储设备等也均实行统一调配,但由于管理战线过长,下属企业在运营管理中打“擦边球”的空间也相应而生。  而围绕着国内的几大油田,“体外循环”的路径则包括资源配额划拨、油田承包、作业设备及化工材料供给等多个层面。  “一般情况下,在体制内的高管不会直接去参与某个项目,而是通过手中的权力以其他名义向体制外输送利益,比如把一些日产较高的作业井以枯井的名义承包给民营企业等等,像蒋洁敏、王永春等任职过的胜利油田、大庆油田周边都聚集着一批承包低品位油田的民营公司。”上述知情者说。  而除巧立名目对国有石油公司旗下资产进行输送外,“周期短、回报高”的资源配额划拨则无疑是“体外循环”最为重要的灰色渠道之一。  接近金陵石化的一名资深人士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透露,根据规定,胜利油田每年应制定向金陵石化供应3000余万吨原油,但长时间来,胜利油田供应给金陵石化的实际原油总量与规定总数却不相吻合。  “胜利油田经常以各种客观因素解释为什么没有按量完成供给,火车车皮受损、汛期导致船运受阻等等,但每年的产量在那里,那么剩下的那部分油去哪儿了?”上述人士说。  事实上,除此以外,石油系统内部人士还向本报记者透露,胜利油田作为国内第二大油田,多年来,其在油田年产当量的数据上也存在少报、瞒报等问题。  “一方面向集团上报的年产当量是3000万吨以上,但实际产量肯定不止这些,没有上报的这些油就可以通过灰色渠道输送给关联公司。”山东东营一名接近胜利油田高层的人士对本报记者说。  不仅如此,国有石油公司为防止外界因素干扰系统内供应秩序,规定石化产业链产品实行内部消化机制,但由于长时间来,以裙带关系为基础的“体外循环”半径愈加延伸,这一内部供应机制也早已成为腐败滋生的温床。  “中石化下属的很多炼厂还配备了化工厂、塑料厂,在对原油进行炼化后还可以为油田作业提供相应的化学药剂,辅助油田作业,按照规定这些也都是指定的供应关系,由于是消耗品所以利润较高,但后来一些靠关系挤进来的关联公司也参与进来了。”上述接近金陵石化的人士说。

  灰色“裙带”  来自官方的调查细节尚未公布,但中石油退休官员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则透露,作为国内几大主要油田的一方大将,此次相继落马的中石油高管的“仕途”转折点则颇有相似之处。  本报记者了解到,今年53岁的王永春曾先后担任中石油吉林油田分公司总经理,而在今年3月份蒋洁敏调任国务院国资委主任后,王永春作为有力候选人曾被视为中石油总经理的接班人之一。  而对于此次被调查包括蒋洁敏在内的原中石油5名高管,消息人士则称,四名中石油高管所涉及的问题指向,可能是利用职务之便受贿、贱卖国有资产等,“这四个人可能既有交集,又各有各自的问题”。  石油系统内部人士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则称,从王永春、李华林、王道富等人各自履职的经历来看,“存在的违纪问题可能集中在国内几大产油区块的利益输送,甚至境外收购中的‘政治献金’,也就是我们说的海外回扣。”

上一篇: 新企业所得税法实施条例解析及其在企业财务操作中的应用


下一篇: 基层管理分局纳税评估的现状及对策

Copyright © 2012-2021(www.manyvision.com)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万站群

本站部份内容来源自网络,文字、素材、图片版权属于原作者,本站转载素材仅供大家欣赏和分享,切勿做为商业目的使用。

如果侵害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您及时与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